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 会员中心 | 我要投稿 | RSS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综合新闻 > 国内发展动态

发改委发布会:通报输配电价改革及价格市场化程度测算有关情况

时间:2017-07-26 10:41:12  来源:北极星输配电网整理   作者:

 

截至目前,已批复输配电价水平的第一批、第二批共18个省级电网及深圳电网,累计核减电网准许收入300多亿元,降价空间全部用于降低工商业电价水平,减轻实体经济负担。
省级层面,除海南以外,全国其他省份均建立了电力交易机构,其中云南、贵州、广东、广西、山西、湖北、重庆等地组建了股份制交易机构。为确保体现各类市场主体意愿,维护市场的公平、公开、公正,北京、广州电力交易中心以及贵州、云南、蒙东、蒙西、江苏、陕西、安徽、上海、广西、吉林、辽宁、广东、新疆、山西、甘肃等15个电力交易中心已组建电力市场管理委员会,其他地区也在积极推动电力市场管理委员会的组建工作。
QQ图片1.png
QQ图片2..png
国家发改委新闻发言人孟玮主持发布会
孟玮:
关于输配电价改革。深化电力体制改革和电价机制改革,合理降低电力价格,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。国家发改委高度重视电力价格改革工作,将输配电价改革试点为突破口和重要抓手,按照“管住中间、放开两头”的要求,全面推进改革试点工作,为实现市场化交易创造有利条件。2014年12月,输配电价改革首先在深圳电网和蒙西电网“破冰”,2015年上半年,在云南、贵州、安徽、宁夏、湖北五个省级电网开展了第一批试点工作,积累了较为丰富的经验。之后,输配电价改革由点及面、逐步扩大。2016年3月,在北京、天津、山西等12个省级电网开展了输配电价改革,当年9月,又在全国剩余的14个省级电网推开,实现了全覆盖。
截止目前,首轮输配电价改革试点已经全面完成,经各省级人民政府和我委审核后的输配电价已陆续向社会公布。可以说,这是2015年3月党中央国务院印发《关于进一步深化电力体制改革的若干意见》(中发〔2015〕9号)以来,第一项取得重大突破性成果的电改任务。有关这方面的问题,一会儿请张满英司长做详细解答。
关于价格市场化程度测算。也就是对政府管理价格及市场调节价格的比重进行测算,这是价格部门的一项基础工作,是客观反映我国价格市场化改革进程,衡量我国经济市场化程度的重要依据。1990—2008年,我国每年都组织各地按统一的测算方法和口径,测算价格市场化程度,并向社会公布结果。由于一些统计指标作了调整,2008年以后,未再继续开展测算工作。
党的十八大以来,按照党中央、国务院决策部署,价格市场化改革步伐明显加快,一系列重要商品和服务价格放开由市场调节,中央和地方政府定价目录作了修订,政府定价范围大幅缩小。为准确评估价格改革成效,客观反映我国经济市场化程度,我们在原测算方法的基础上,研究提出了新的测算方法,并据此对近5年价格市场化程度进行了测算。有关这方面的情况,一会儿可以请彭绍宗司长回答大家关心的问题。
我就先介绍这些。下面,请大家提问。
央视记者:请问张司长,输配电价从2014年深圳蒙西电网推开到现在已经三年多了,请问这三年多的亮点是什么?谢谢。
QQ图片3.png
 
国家发改委价格司巡视员张满英
张满英:
输配电价改革像您所提到的,从2014年到今年上半年,经历了四个阶段:第一阶段是破冰,深圳蒙西电网搞输配电价改革的试点。第二阶段是扩围,2015年选了五个省,包括湖北、安徽、云南、贵州、宁夏进行试点。第三阶段是提速,2015—2016年,我们进一步提速,到今年上半年,第四阶段叫做全覆盖,是这样四个阶段。到今年上半年6月底,省级电网全部进行了输配电价改革,实现了全国的全覆盖。
这次输配电价改革,从亮点来讲,可以总结为几句话:“一是建机制。二是降成本。三是推市场”。
一是着力建机制。输配电价进行改革,必须有制度、有规则、有办法,我们去年年底总结前面试点经验的基础上,在借鉴国外一些发达国家输配电价的监管经验的基础上,制定出台了《省级电网输配电价定价办法》,明确了输配电价定价原则和方法。加上此前我们已经制定和出台的《输配电定价成本监审办法》,这两个办法标志着我国初步建立了科学、规范、透明的输配电价监管体系。
这个机制有两个特点:第一个是独立的输配电价的监管体系。这个体系把“准许成本加上合理收益”作为主要原则。准许成本就是要对电网企业历史的成本,进行严格的成本监审,剔除电网企业不相关的资产和不应该进入定价成本的费用和支出,严格剔除出去。合理收益要区分权益资本和债务资本,一般性有效资产和政策性有效资产,分别规定了准许收益率,这样电网的成本和收益就非常清楚。第二个是引入现代激励性监管的理念,建立约束机制和利益分享机制,激励监管对象电网企业压缩投资,减少投资冲动。
同时,要控制成本。比如办法中规定,电网企业的费用我们规定了一个上限,比如电网企业实际的借款利率和线损率低于政府允许的标准,可以在企业和用户中分享,高于这个就由企业承担,这就体现激励。
再一个亮点体现在降成本,当然要合理降成本。对电网企业涉及到与输配电价不相关的资产,不合理的成本、费用支出,要剔除,进行严格的成本监审。从统计数据来看,不相关的或者不合理的金额的比例是14.5%。统计下来,金额是1180亿元,比例也是不小的。输配电价改革后,平均输配电价,比现行购销价差,平均每千瓦时减少将近1分钱,核减32个省级电网准许收入约480亿元。这是第二个亮点。
第三个亮点,推市场。作为输配电价改革,不仅要建立独立的输配电价体系,不仅要核减成本,降低企业的用电成本。另外一个目的,我们要推进市场化的进程,有利于市场交易。也就是由用户和企业之间通过市场直接见面,通过市场以多买多卖形成竞争性格局,通过市场可以形成竞争性价格,就会更好地发挥市场在配置资源中的决定性作用。
现在我和大家分享一组数据,国家信息中心有数据分析报告,对2013年到今年5月份有关电力体制改革、电价情况做了分析,在318万条数据分析中,输配电价改革的满意度,其中涉及到三个文件,达到97%以上的满度。满意度很高,我想和大家共享一下。谢谢。
中国改革报改革网记者:
刚才听发言人介绍,这次跟2008年以前的测算不同,此次价格市场化程度的测算,咱们采用了一种新的方法,我想问的是,这两种测算方法有什么差异,产生的结果又会有怎样的不同?谢谢。
QQ图片4.png
国家发改委价格司副司长彭绍宗
彭绍宗:
刚才发言人已经介绍到此次测算使用的是新方法,是与2008年之前的老方法有所不同。2008年之前的老方法我们称之为三种价格形式比重的测算,刚才发言人介绍了,我们今天讨论的问题是当前的价格市场化程度的测算,概念上听起来就不同。当时三种价格形式比重测算指的是对农产品收购、消费品零售和生产资料出厂这三个环节,分别测算政府定价、政府指导价和市场调节价比重。总的思路是分别以三个环节的商品生产的总额为分母,以实行政府定价、政府指导价商品的生产总额为分子,测算得出各个环节的政府定价、政府指导价的比重,进而得到各个环节市场调节价的比重,这是老的方法。
新的方法是以产出值为主要指标,以国民经济所有行业的总产出做分母,以各行业政府管理价格的全部商品和服务的产出值做分子,测算得出政府管理价格的比重,进而求得价格市场化程度。新的方法是我们经过反复研究论证提出的。与老的方法相比,新方法的主要优点:一是实现了全覆盖。老的测算方法,仅覆盖了第一、第二产业商品领域,新方法是将第三产业服务业也纳入了测算,这样就实现了全覆盖。二是准确度更高。老方法针对的是农产品收购、销售品零售、生产资料出厂三个环节,量价等指标来源于不同渠道和口径。现在的新方法针对的是产业,以产出值为主要指标,绝大部分数据都来自统计部门,确保了测算的准确性和可持续性。新方法有明显的差别,所以测算的结果也有显著的不同。比如,当时我们用老方法测算得出的2008年消费品零售环节的价格市场化程度为95.6%,现在我们用新方法测算,得出2012年我国价格市场化程度为94.33%,这样就比2008年的95.6%要低一点,主要原因是新方法覆盖了全部商品和服务领域,老方法仅覆盖了商品领域,不包括服务领域。进一步说,如果用新的测算方法仅测算第一、第二产业商品领域,不将服务业纳入测算范围的话,得出的2012—2016年五年价格市场化程度的结果将会大幅高于2008年老方法测算得出的结果。
财-新传媒:
过去常说“电老虎”,这也从侧面说明推进输配电价改革、强化电网企业监管是件不容易的事情。请问,发改委在过去的工作中遇到哪些困难和挑战,又有哪些经验和体会?谢谢。
张满英:
改革就是涉险滩,改革就是啃硬骨头。作为输配电价改革,作为整个电力体制改革中“硬骨头”中的“硬骨头”。6月底前全面完成了全国省级电网输配电价改革。这期间,确实像你所说,不容易,有困难、有挑战,也有收获、有成效、有鼓舞、有欣慰。挑战至少有三个:第一,制定依据的困难。在这方面,从国外的经验来看,都是立法先行,先立法后改革,我们改革也得要有规则和办法,规则和办法怎么制定?在这方面,我们在借鉴、试点、摸索中进行,“难”表现在几点:一是电力行业本身较为特殊,电力是实时平衡的,有专业性和技术性。二是办法一定要有科学性和可操作性。三是还要有技术指标。我们现在制定的规则,还要体现约束性和激励性。这样来制定一个规则和办法是非常难的,这期间我们在试点的同时,也请了社会各界很多专家来进行论证,《省级电网输配电价定价办法》在制定出台前,向社会征求过意见。从专家评价和社会反馈的意见来看,对我们的办法给予了很高评价,认为这个办法是一个制度性的监管办法,办法的制定经历了这样一个过程。 第二,涉及到电量增长和投资之间的匹配问题。大家也都知道,作为电网的投资,一定会体现为成本,成本一定要通过电量的增长和电价水平的制定来回收。作为经济发展的支撑,或者经济发展对电力的需求,要保持一定的增长速度,必然要加大电网建设的投资。不论是新电网还是旧电网的改造,都是必须的。2015年国家电网和南方电网,现有的存量资产是3.7万亿元,对2016—2019年的电力投资,能达到2万亿以上。这个就相当于至少是再造半个电网,这么大的投资,如果没有匹配的电量,对投资没有一定的控制,恐怕只能在电价里消化,电价上涨压力很大。怎么解决电量增长和投资加大的关系,怎么通过办法和规则来明确,所以我们制定《省级电网输配电价定价办法》的时候,建设性的、创新性、创造性的引入了一个概念,即新增投资计入固定资产的比率,三年一个监管周期,在这个监管周期内,这个比例不能超过75%,在这方面做了明确。妥善处理好扩大投资与电量增速的关系,约束个别地方政府和电网企业的投资冲动,较好地解决了这个问题。 第三,成本监审。刚才讲了,要控制成本很难,我们怎么能做到把与电网输配电价不相关的历史资产,不应该计入定价成本的支出和费用给剔除出去,也不是很好计算的。我们国家的体量和美国差不多,我们国家主要有两个大电网,叫国家电网和南方电网,另外还有蒙西电网。美国有150家电网企业。我们国家的江苏、山东、浙江等省,一个省的体量比某些发达国家的国家电网都大,可是从人员来讲,国外几千人来做电价监管工作,而我们的人很少,这是一个情况。再一个情况,本身电网的数据是海量,以前电网的盈利模式是购销价差模式,现在要改为成本加收益的输配电价模式,要对成本费用进行监审,要进行定价测算,工作量很大。作为监管者和企业来讲,我们信息不对称,而且要短时间内完成这么大范围从来没做过的一件事,难度也非常大。
 
来顶一下
返回首页
返回首页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推荐资讯
相关文章
    无相关信息
栏目更新
栏目热门